<span id="n33pl"><thead id="n33pl"></thead></span>
<cite id="n33pl"></cite>
<var id="n33pl"><span id="n33pl"></span></var>
<ins id="n33pl"></ins><th id="n33pl"><del id="n33pl"><noframes id="n33pl"><ins id="n33pl"><i id="n33pl"></i></ins><cite id="n33pl"><th id="n33pl"></th></cite><var id="n33pl"></var>
<del id="n33pl"><span id="n33pl"></span></del>
<cite id="n33pl"><del id="n33pl"></del></cite>
<progress id="n33pl"><i id="n33pl"><address id="n33pl"></address></i></progress>
以服務水利為特色,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學生成才為中心,以管理規范為手段,以質量優良為保障,實現科學持續發展。 校園門戶 VPN系統 網站管理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學院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院新聞 > 學院新聞 > 正文

學院新聞

建軍節獻禮 敬最可愛的人——一段鮮為人知的小水電與邊防部隊經歷

時間:19-08-02 21:27:59  作者:余建軍  點擊:

作者:余建軍,67歲,四川知名小水電專家,高級工程師,四川水利職業技術學院興蜀設計院返聘機電專業技術顧問、總工。


作為學院專業課老師我參加過大大小小許多水電站的設計,隨著時光的推移那些記憶都慢慢的逝去。但有那么兩個容量非常非常小的電站的設計卻給我留下了永久的記憶!這是一段鮮為人知的經歷,由于涉及軍事秘密我把她塵封多年。時間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年,如今我將這段故事告訴大家,讓朋友們與我一道體味這段不平常的經歷。那面08年地震前一直掛在學校會議室里最大的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成都軍區贈送的鮮紅錦旗就是見證!

那是1998年,學校受成都軍區委托要為西藏某邊防部隊修建兩座小型水電站,由于我有兩次到西藏承擔工程任務的經歷,校領導就把這任務交給了我。接受任務后趕到成都軍區機關向此次執行任務的領隊李中校報到,辦齊了邊防通行手續乘飛機到了拉薩。按到西藏工作的慣例在拉薩修整適應四天 ,第五天我們一行四人乘西藏軍區給我們配備的一輛嶄新的V8燕京越野吉普車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向南急馳,當晚就到達某地軍分區。在軍分區住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就向駐地進發,翻過一座高高的山崗,老遠老遠就看見一大片營房坐落在綠油油的草甸上,天很晚的時候我們才到達目的地。由于海拔高度已經超過四千米嚴重缺氧,且一路車速太快海拔高度上升太猛大家都適應不過來。普遍的反映是頭劇烈的疼,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喘不過氣,耳心也疼,頸項像是支持不了頭顱的重量僵直發硬轉不過身。李中校反應最大被送到急救室搶救,我們幾個也輪流吸了好一會兒氧,才緩過勁來。

一、團長講的故事

晚上專程從前沿風塵仆仆趕回來的團長和我們親切會面。團長是個標準的山東大漢,個子足有1.9米高,紫黑的臉膛四方臉,濃眉大眼,皮鞋擦得锃亮走起路來噔噔響。他用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給我們講訴了下面的故事。

這是一支立下過赫赫戰功的部隊。部隊駐地向南400公里屬無人區。團部與前線各連隊交通十分困難,僅靠一條約3m寬的作戰公路通行,很多路段還是當年搶修的臨時公路。整個路段地形復雜、高低起伏大,路況非常差。這么多年了,團長、干部、戰士換了一茬又一茬,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由于基礎設施差,一切裝備、物資、給養全要靠人工背運。每年又有四至五個月大雪封山交通完全中斷,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前線連隊只能各自為戰,只能靠事先運進的大米、干糧、罐頭維持人最起碼的生存條件,根本談不上蔬菜和新鮮食品。“為祖國守衛邊疆,讓人民生活更加美好我們吃點苦沒什么!”多么樸實的語言,多么高尚的情操,這一守就是三十六年哪!團長緩緩的站起來,給我們說了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那是香港回歸那年六月三十號,前方的連隊通過電波知道香港即將回到祖國人民的懷抱,雄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整裝待發,前方連隊的戰士興奮極了。連隊給養中斷也好長時間了,戰士只能吃鹽水泡飯。眼著戰士們一天天消瘦的身影,指導員心疼的不行。洽逢有幾個老戰士即將退伍,指導員下決心要搞點物資來慶祝香港回歸,歡送老戰士復員。他帶幾個戰士頂著風雪來到團部搞了一些新鮮食品和日用品后返回。離開團部不到兩小時當登上一坐大山快到山頂時遇到黑風暴,突然之間天昏地暗暴風雪鋪天蓋地,拳頭大的冰雹迎頭砸來,氣溫驟然降到零下三十余度。剎那間厚厚的積雪掩沒了道路,辨不清東西南北。指導員命令最有經驗的一個老戰士回團部求救,自己帶領另外三個戰士與暴風雪搏斗。那個戰士九死一生回到團部,團長聞訊大驚,立即親率團部人員攜大型排雪機械前往營救。無奈氣候條件實在惡劣,大雪又掩蓋了一切痕跡,折騰到天明才在一個山凹找到指導員和那三個戰士。天亮了,也就是1997年7月1日清晨,全國人民都在歡天喜地慶祝香港回歸祖國的時刻我們的指導員和三個年輕的戰士就像四尊雕像永久的矗立在冰峰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指導員還用自己的身體護住那個最年輕的戰士。團長滿眼噙著淚花聲音低沉下來喃喃道:“多好的戰士,多好的兵……!他們就這樣走了”。

  親愛的朋友啊,你可曾知道?當你在教室安心學習的時候,當你與女朋友親密的漫步于花前月下的時候,當你與父母兄弟闔家歡聚的時候有那么一群人他們為我們的和平安康、為祖國的繁榮富強、用他們的生命在拱衛著祖國的邊防!他們——邊防前線戰士們是我們最可愛的人啊!

二、 無名高地的故事

從錯拉出發,中途在機炮營住了一宿第二天下午車一路顛簸著把我們送到邊防營。營長下連隊了,迎接我們的是營教導員。營部和五連住在一起,算是最前沿連隊的后備隊吧。教導員告訴我離營部不遠有一座小電站供營區生活照明用電。這個營區相對海拔高度較其余連隊低氣溫高一年四季不封凍,全靠這個小電站為營區帶來光明、送來溫暖、保證戰備。可不知怎么了,最近幾天就是電不足,連營部辦公室的燈都不大亮。一邊說一邊還開燈給我們看。我立即請教導員派人帶我去小電站看看。這是一座內地典型的農村小電站,約有20米水頭,裝有兩臺75kw的低壓水輪發電機組。我迅速檢查了水輪機、發電機未見大的異常。最后檢查到進水閘門時見兩臺機組的進水閘閥螺桿的銅螺母絲口損壞而打滑,造成閘門提起后又在自重作用下下落,從而引起進水不足,造成頻率低,電壓低,當然帶負荷困難了。這里遠離內地,附近又沒有場鎮街道根本找不到備品更換也找不到車床修理,差點把人難住了。我想反正這里又沒有復雜的供用電網絡和大型動力設備,不大可能發生緊急停機落閘門的事故,只能采取特殊辦法了。我告訴電站管理員,把銅螺母拆下來送拉薩或者內地修理,用三角架栓葫蘆的辦法將進水閘閥閥板吊起來即可應急發電。一試果然奏效,電馬上就發出來了,兩個電站值守的小戰士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后來我們從拉薩回成都上飛機時,安檢硬說李軍士拎在手中的那個準備帶回成都檢修的銅螺母是危險品不讓上飛機,急得李軍士差點把這銅螺母砸在安檢員頭上。解決了發電問題有了電燈教導員十分高興,話也多了起來。他給我們講了一個無名高地的故事。所謂無名高地,是一座海拔高程超過五千米的高山,以前我方也就例行巡邏時才到山上。山上沒有樹、沒有水、沒有草,只有山上的巖石和終年不化的積雪,生活極端清苦。戰士們吃的、用的、燒的、作戰的、訓練的……,一切的一切都要靠戰士們從山下背上去。從山腳到山上十多公里冰雪路,我們的戰士就這樣把祖國揣在心里,把設備背在背上,把困難踩在腳下用青春和生命譜寫了一曲捍衛國家尊嚴的青春戰歌。

這是什么精神?這是愛國主義精神,這是無私的奉獻精神,只有這樣具有堅強意志,高尚情操的中國軍人才是我們最可愛的人!

三 、七連的故事

作戰公路只能通到營部,七連駐扎在營部右側十五公里之外的山上。第二天早上,七連長派通訊員來營部接我們。這次是從營部的后門直接上山,一路步步高升,路面凹凸不平,路側怪石嶙峋。爬高了不到一千米,領隊李中校確實不行了,臉青面黑,大汗淋漓,胸部急劇抽搐,張大嘴出氣,連神智都有些模糊了。經大家緊急磋商,決定由營部護送我們的兩同志抬李中校下山到營部搶救,我和李軍士由七連通訊員帶領繼續上山。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陡,后面的人頭頂著前面人的屁股蹣跚而行。通訊員是個去年入伍的新兵,剛19歲,一張娃娃臉天生好動走起路來一蹦一跳往前跑得飛快。他把我的水準儀、塔尺、照相機和皮箱歸籠到一起捆在背上,把李軍士的攝像機掛在胸前,肩上還倒跨著他自己的沖鋒槍。這個娃娃兵,一路走一路嘴還閑不住。他驕傲的告訴我們,別看他年紀輕,可這條路全連他最熟,哪天他都要跑個一趟兩趟。昨晚連長告訴他軍區要派人前來修電站,可把戰士們樂壞了,今天一大早大家就催他下了山……。說著說著來到一個叫老虎嘴的地方,通訊員停下腳步讓大家坐下休息,給我們交待通過老虎嘴的注意事項。這老虎嘴就像電影智取華山中的老虎嘴一樣,往上看月牙型的兩道陡巖在這里轉彎,往下看一道約四百多米的懸崖,中間在山上垮塌下來的松散堆積體上有一條約三十厘米寬,剛好能搭腳的便道。在通訊員嚴密保護下我們戰戰兢兢通過了老虎嘴。過了危險地段娃娃兵的話匣子打開了,他告訴我們,營部到連部要翻兩道山崗過一道山谷,有一條有線電話線通訊。一路說話一路走,我們經過有名的“籟寧橋”(音)后,又翻過一道山崗就到了七連駐地。起碼離營門還有兩百米就聽到一陣陣歡快的鑼鼓聲,離近了才看到在一片傍山的臺地上半挖半筑的修了一個籃球場。球場上站滿了人,大家敲鑼打鼓高興異常,不少人甚至還忘情的敲打著臉盆或者飯盒。當我們剛跨進營門一聲威嚴的口令“立正!”鑼鼓聲戛然而止。“敬禮!” ,“刷”!全連干部戰士齊刷刷的一個標準的持槍禮。全隊鴉雀無聲,只見隊列中槍刺寒光閃閃。值班軍官迎著我們跑步前來,立定、敬禮!“邊防二團七連列隊完畢,請祖國人民代表、軍區首長檢閱!”在這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地點、特殊的環境下我不禁熱淚盈框。此時此刻沒有一種語言可以表達我的感情,沒有一種行動能夠表達我的思想。我愣在那里,足足十秒過去了。我強忍著快要沖出眼眶的淚花迎上前去,抓住那個軍官的雙手發自內心的蹦出了兩個字:“謝謝!”

趁天未黑七連長帶我們在營區走了一圈。我這才看清楚,哨排的營房上行約一百米是前哨班的窩棚,再向上走就是前哨組的地堡。

夜幕降臨,我們營房點起了蠟燭,可對方陣地上兩盞大吊燈賊亮,好欺負人,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吃完晚飯七連長正式與我們進行工作洽談,這個最前沿的連隊有一百多號人,配備有一臺雅馬哈0.5千瓦的汽油發電機。由于這個連隊離后方太遠運輸極為不便汽油很難保證;又因這里海拔高度相對較高,汽油機老是出故障;為保證戰備通訊需要一般每天只能發電半小時供與營部通訊聯系和全連官兵在晚七點時收看電視新聞聯播,其余時間就完全依靠蠟燭、煤油燈照明。你想那汽油發電機轉起來砰砰響,豈不告訴對方我們這時正在與后方通訊嗎?戰士們好想有一個自己的水電站,那怕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水電站。只要能保證戰備通訊需要,只要戰士執勤、訓練之余能收看電視廣播教學就好了。七連長懇切的說:“在大雪封山的長夜里,戰士深夜下崗回來,在連部辦公室有一盞十五瓦的照明燈,有一盤五百瓦的電爐煨一壺滾水暖一暖戰士凍僵的手足就心滿意足了。”電哪!我們這些在祖國和平環境中生活的人哪個家庭沒有電燈,沒有電視,沒有冰箱呢!這些平常人看慣了、用熟了早就不以為然的需求在我們的邊防哨卡竟是如此的珍貴、如此的強烈,如此的震撼人心!朋友,和平的生活就是一種幸福啊!我們這些學電的、搞電的有什么理由不搞好自己的工作為社會創造更多的財富,為別人帶來更多的幸福呢?我對七連長分析,這里有山有水有落差,建水電站的自然條件是具備的,現在有一種微型機組用在這里修一座微型電站是可能的,也不會花多少錢。我向七連長及全連戰士莊嚴承諾再大的困難我一定要幫助戰士們修一座小型水電站!我向連長提出借用一下營區附近地域的軍用地圖,他二話沒說馬上拿來了。這軍用地圖上標注有山川河流,就在我們連部附近,一處地名叫“魈”,一處叫“雕”,還有一處叫“蛇”。別看地形了,光這名稱就令人毛骨悚然!可見這里環境之險惡。在離營區約300米的另一面有一條從我國方向流向剛才那條界溪的支溝,從軍用地圖上看有兩格多即實際有四公里多長。第二天早上我請七連長安排兩個戰士帶我去地圖上那條支溝看看。沿溝邊往上游邊走邊看,看起來比昨晚想象的條件要好。溝寬約3米溝中流量大約有0.1m3/S左右,溝的縱坡非常陡。沿支溝往上行約50米左岸有一長三十來米的陡巖,再往上走約2km就很不好走了。經詢問連里的老戰士,這條溝全年大部分時間不會斷流,只是冬季要結冰。回到營區,我向七連長匯報了我的計劃。在陡巖上游5m處溝中呈梅花狀打幾排兩米多長碗口粗細的木樁,再砍些山中藤條把木樁“編織”起來,最后用編織袋裝土結結實實把木樁和編織網壘起來,這樣作成一個小型的“大壩”,并在壩前形成一個“庫容”;在陡巖下游左側山坡上挖一個大坑,用山上木料作成一個約30m3至50m3的大木桶。木桶就安放在開挖出來的坑中作為“前池”,木桶應盡量埋深一點以防冬天水凍住。再砍一棵胸徑較大樹干較直的大樹對剖開淘空樹芯一頭放在“水庫”中,一頭順陡巖放在木桶中作成“渡槽”并兼溢流堰。木桶以下壓力管道只好用鋼管了。我把鋼管設計成每節6米便于工廠加工而且一個人能抗著通過像“老虎嘴”的那樣的地段,兩段鋼管間用法蘭盤加螺栓連接便于施工。還交待前池至機組的壓力鋼管應埋深1.5m以上防凍。在我隨身攜帶的資料中選擇了一款混流式微型水輪發電機組。把機組的進水管與壓力鋼管的末端連起來就成了這個微型水電站。七連長立即按照我策劃的思路安排工作,調三排二十幾個棒小伙帶鐵锨鋼纖趕來,沒兩個小時電站的大壩、前池、壓力管道管槽就清理出來了。我的“設計”圖紙還未出來,一座微型水電站的基本模式就以初現端倪了。后來回到學校我繪出了正規圖紙,由學校當時的描圖師周光佳幫助描的,圖紙上光佳那手漂亮的工程字差點就讓軍區首長要來學校“挖人”了!

四 、八連的故事

從七連到八連的路沿小溪往回走一段再上山,山谷越來越陡峭,路也越來越難走。連長、指導員等干部在門口迎接我們。

八連長是我們四川射洪人,82年國內某著名大學本科畢業,學的是工科。畢業那年響應祖國號召投筆從戎,在八連長這個崗位已經干了八年。按說早就該升遷了,可八連長就是不愿離開他的戰士們。一次八連長患病,戰士們生拉硬拽把他送到團衛生隊住院,沒兩天聽說前方連隊遇到暴風雪。他實在憋不住,反復求醫生準許他出院,可團部醫生死活硬不答應。八連長真急了,拔出手槍抵著醫生腦袋命令醫生扒掉身上輸液管,跑出病房“搶”了一臺車,只身一人連夜“跑”回連里去了。為這事團長差點沒關他禁閉。

遠遠看去八連的營區完全由非常規格的木柵欄圍起來,營區附近只找到一條小山澗,只能裝一臺三千瓦的微型機組。進了營區大門只見所有房子都是木頭的柱子木頭的墻,木頭的頂子木頭的廊。更神奇的是這里因山谷太陡峭無法像七連那樣平操場,聰明的八連長想出了一個絕招,把山體臨谷的一面用碩大的木柱子撐起來,上面再支上木頭的梁,鋪上厚厚的木板,硬生生的在懸崖峭壁上用木頭開辟出一個操場。我只在山城重慶看見過一邊傍山一邊懸空的“吊腳樓”,平生還第一次目睹這“吊腳操場 ”。第二天清晨晨曦微露軍號嘹亮,全連集合升旗,在雄壯的國歌聲中五星紅旗冉冉升起。那根旗桿喲,足足有五十米高,是八連一個排的兵力花了整整一周時間,在幾十平方公里森林里精心挑選、砍伐、休整出來,再逢山開路遇水搭橋運到營區豎立起來。這獵獵飄揚的五星紅旗是祖國的象征,是主權的標志,是戰士們的命根啊!出操訓練開始,八連把全部裝備都整齊的擺在操場正中,讓你們看清楚。伴隨著口令聲、操練聲、各種武器槍械拉動聲真是氣勢如宏。你看那全連持槍行進整齊的腳步,啪!啪!啪!木板合著腳步產生共鳴震耳欲聾,這時我才悟出吊腳操場的作用。“提高警惕!保衛祖國!”戰士們的口號聲振九霄。

  八連是離后方最遠的連隊。有一年雪特別大,封山時間特別長,炊事班撬開一個塵封多年的鐵皮桶,里面竟是1962年撤軍時拉下的脫水蔬菜,他們用熱水泡開整整一大盆。就這樣我們的戰士們在祖國邊疆最困難時期竟然在吞咽著三十多年前的“蔬菜”。這那里是什么蔬菜喲,明明就是一堆欺騙自己腸胃的纖維!平時戰士們吃得最多的是自己采摘的蘑菇,蘑菇這東西在內地算得上美味佳肴,可在這里天天鹽水煮蘑菇,蘑菇煮鹽水,很多戰士聞著蘑菇就想吐。八連長又想了個妙招,開荒種菜。全連天南地北的戰士都叫家中親人郵來各地菜種,通過試種篩選培育出能在這里夏天生長的品種推廣,居然還成功的搞了一個種植園,夏天蔬菜基本能自給甚至還可存儲部分越冬。更妙的是離八連駐地不遠翻過一道山梁有幾座周圍都無法攀援的高山,連長帶領戰士們先將山梁上作了一道結結實實的籬笆,然后動員凡是回去探家的戰士回來時都要帶一對豬娃子,把這些豬娃子直接放養到大山上,讓它們在山上自然繁衍生長。幾年后這山上就有許許多多“野豬”,以后逢年過節,只需派人上山用槍去打兩只回來改善生活,這才是真正的綠色食品呢!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炊事班煮上一大鍋大肉悶粉條,上面再撒上一把翠綠翠綠的蒜苗……。別說味道了,就那顏色都叫戰士們胃口大開了。

恰逢建軍節,而我也名建軍,與部隊有很深的情結,謹以此文獻給我心目中最可愛、最可敬的人!

學校應用網站
教務管理系統 學院圖書館 錦欣監理公司 學院中國夢網站 學院工程勘察設計院 黨風廉政網 示范辦網站 國有資產管理平臺 思政網 60周年校慶專題網站 財務查詢系統 學生網上繳費系統 優質高等職業院校建設專題網 OA辦公系統 創新行動計劃認定專題網 易.學工系統 校園門戶 VPN系統
Copyright 2002-2011 SWCVC.EDU.CN. 四川水利職業技術學院 版權所有   蜀ICP備13015880號-1  公安備案號 51018102000068
五月